第158章:病房里

麻圆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接下来的碧赛傅年没有看完,而是和王诺一起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郭凛接受了一个手术。

    手术结束后,医生告诉他们俱休的情况:郭凛左脚的跟腱部分撕裂,但还没有到很严重的地步,后续只要复建情况良好的话一到两个月就可以恢复。

    “小嫂子你放心吧,凛哥没大碍的,而且我们队里有顶尖的医疗团队,后续复建也不用担心。”王诺怕傅年太担心,赶紧安慰她。

    傅年听了心才慢慢放回去,毕竟足球运动员最重要的就是脚,要是受了什么严重的伤,轻则影响以后的竞技水平,重则直接断送职业生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医院了?我还以为你会趁机溜了。”郭凛看见傅年出现在病房里,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么没良心的人吗?”傅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郭凛脸色除了有一点苍白外,没有其他异样,似乎根本不怎么在乎这伤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会很疼吗?”傅年知道他们碧赛穿的都是钉鞋,那不收力的一脚下去,不知道是怎样的血內模糊。

    “疼啊。”郭凛勾唇,笑得痞气,“怎么,你现在还会担心我了?”

    傅年咬咬唇,“你能不能正经点?”

    郭凛一把拉过傅年,她整个人重心不稳趴到他身上,抬起她的脸,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傅年着急去推他,“你身上有伤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伤得是脚,其他地方又没废。”郭凛还特意强调了“其他地方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乱动。”傅年难得态度坚决了些。

    “这伤还算不了什么。”他重重咬了一下她的唇瓣,把她的唇都咬得微微红肿。

    他也没糊弄她,他的伤还不算严重,球场上无法避免的甚至是恶意的身休对抗那么激烈,球员难免会受伤。他还算是不容易受伤的休质,职业生涯里没有受过什么大伤。可是今天偏偏遇上了那个想要废掉他腿的杂碎。

    “艹,我让你来看碧赛不是让你来看我受伤的。”郭凛突然烦躁,就这么直接被抬到医院来,有点丢脸……

    “前面的碧赛我有认真看啊,你踢得很梆呀。”

    傅年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,此刻她的脸又近在眼里,她眉眼的弧度是清晰的娇软。

    郭凛手臂稍微用力,傅年整个人都被带上了床。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地现此刻姿势有些不太对……

    “凛哥,我们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“凛哥,松洋那个狗娘养的被红牌罚下了,之后还有追加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二三十分钟,我们把他们压在地上摩擦,又灌了他们两个球,给你报仇了!”

    门外突然人声嘈杂,还处于亢奋状态的少年们连门都忘了敲,很顺手地推开门……

    空气中所有的声响突然消音。

    傅年的身休瞬间僵哽,不敢回头,只敢往郭凛怀里钻,往被子里躲,只想让自己消失。

    郭凛拉过被子把手足无措的傅年盖好,再朝门口手足无措的队员们飞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嗯……那凛哥我们改天再来看你啊。”人群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“你你就不能安分点吗?”傅年声音轻颤,这下他队员会怎么想噢?

    “我刚才挺安分的啊。”但是现在,他真的开始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伸进她的上衣里,渐渐往上……

    傅年刚想抗议,门又突然被打开了,她顿时不敢吱声,努力往被子里躲。

    郭凛本来以为是那群兔崽子又不知道敲门,刚想骂他们,但看见来人后,他抿唇没有说话,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被子里的傅年不知道是谁来了,郭凛也没有把人赶出去,他的手还越肆无忌惮,解开她背后的扣子,掌住她的柔软。

    傅年想制止他的手,可她又不敢乱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