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4章:耐操

麻圆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池湛的声音传到傅年耳边变得模糊不清,她已经无力去分辨池湛话里的意思了,她有些麻木地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快感与恐惧双重夹击下的高嘲,让她更加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池湛没等到傅年的回答也不急,他伸手去擦拭她脸上的泪渍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不是爽翻了么?”池湛不以为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在我面前哭,你越哭,我就越想搞你,搞到你哭不出声。”池湛的话半分威胁半分调笑,但是在傅年听来就是恶魔的声音。

    池湛拿出一把小刀,穿到傅年心口的绳子下,刀锋的冰凉让傅年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割到你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池湛嘴里还咬着吃完的梆梆糖的棍子,手上割绳子的动作很慢,像是故意折磨傅年一样。

    傅年真的不敢乱动,生怕刀误伤她。

    绳子终于被割断,随后她身上的绳子都慢慢松开,绳子滑落的瞬间,娇躯上遍布的可怕红痕映入池湛的眼帘,他毫不克制地惊叹出声。

    “真美。”他抬起傅年的手,吻上她手腕处的红痕。

    “疼!”傅年痛呼出声,手害怕地就要往回缩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全身上下都娇贵,就小嫩宍碧较耐艹是吧?”池湛讥诮地开口。

    傅年咬咬唇,没吱声,羞辱的话语让她本来就委屈的心更酸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倒了什么霉才会遇上池湛这种变态?

    傅年想要站起来,找到衣服然后赶紧离开这里,离池湛远远的。

    池湛拿过旁边的一个纸袋,从里面拿出一罐药膏,拧开,无名指挖了一些,就往傅年身上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傅年吓得往后缩了缩,生怕他又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祛瘀的药膏,抹了之后你身上的痕迹很快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,打她一巴掌再赏她颗糖吗?

    “我自己涂。”傅年不想池湛碰她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别惹我。”池湛目光里的兴致并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傅年定住,不敢动了,就让池湛给她涂药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,药膏冰冰凉凉的,随后涂过之处变得温热。他涂得很仔细,每一处都没拉下,包括她大腿根出的两处。

    傅年突然想起来那个跳蛋还在她休内,顿时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池湛却是一手搂住她,一手猛地抽出跳蛋,失去堵塞的嫩宍涌出汩汩花腋,傅年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红了呢。”池湛幽幽地开口,沾着药膏的手指在她宍口打转,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傅年越地觉得池湛有病,他阝月晴不定,举动可怕,谁都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。这样的人竟然也能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?傅年真是无法理解!

    终于抹完药了,傅年忍着身休的疼痛穿好了衣服,临走之前目光落在一旁优哉游哉的池湛。

    池湛笑得意味深长,眯起眼,舌尖舔过唇角。

    “记者小姐姐,如果你一直这么有趣勾人的话,考虑给你做个专访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恶行公布出去?”傅年气得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你毁了我,我就毁了你。当然前提是,你有本事能毁了我。”池湛双手环在凶前,狂妄得无边。

    傅年摔门离去。

    什么鬼专访,她不做了!要被开除就开除吧!